遠程工作,特權還是權利?

也許人類(lèi)就是這樣的動(dòng)物:不可能一直待在一個(gè)地方,也不可能一直不和人連接。

作者:齊然 自由撰稿人 來(lái)源:南風(fēng)窗 日期:2024-04-22

在各地結束疫情管控措施之后,歐美國家出現了一個(gè)顯著(zhù)現象:城市中心的寫(xiě)字樓空置率沒(méi)有隨著(zhù)經(jīng)濟復蘇而相應降低。這背后的原因是:經(jīng)濟雖然恢復,但在家工作的風(fēng)潮還在繼續。甚至有不少報道提及:一些寫(xiě)字樓白領(lǐng)挑選工作時(shí),會(huì )看看是否會(huì )每天都要坐班。于是為了爭搶人才,很多公司也把允許一周幾天遠程在家工作,當作員工福利和崗位賣(mài)點(diǎn)。

美國大報在2023年底刊登了一篇由斯坦福大學(xué)經(jīng)濟學(xué)教授Nicholas Bloom撰寫(xiě)的評論,其中提到,2023年美國大城市辦公室上班刷門(mén)卡的數據,只有2020年2月的一半。他繼而認為,在這樣的趨勢下,五天工作制和辦公室制度都將走到盡頭。

遠程/在家工作,的確是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疊加疫情大流行帶給世界的巨大變化。不過(guò),歐美國家的語(yǔ)境和中國并不盡然相同。當我們在微信或微博搜索遠程工作和在家工作,就會(huì )發(fā)現:彈出的結果是各種各樣的零工兼職—“可以在家工作,不用坐班就賺外快”。

帶著(zhù)這個(gè)問(wèn)題,我又問(wèn)了做白領(lǐng)工作的朋友們:“疫情結束后工作環(huán)境有什么變化嗎?出現了遠程工作的潮流嗎?”只有在外企工作的朋友表示了肯定,而非外企的朋友們幾乎都答曰沒(méi)有??磥?lái),討論得如火如荼的遠程工作概念,在中國職場(chǎng)中仍然像是某種高級特權。

這其實(shí)說(shuō)明:是遠程工作還是來(lái)辦公室坐班,并不是簡(jiǎn)單的管理、效率和資源配置問(wèn)題,它更多也是職場(chǎng)生態(tài)、文化和上下級權力關(guān)系的體現。

我問(wèn)還在大公司坐班的朋友:“為什么遠程工作在我們這兒不流行?”得到的回應是:也許是因為我們太卷了吧,沒(méi)有改變的動(dòng)力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就是,因為我們競爭激烈,所以大家沒(méi)辦法說(shuō)“我希望能夠有幾天不來(lái)上班”—哪怕這么做,其實(shí)有可能改善工作效率和質(zhì)量也不成。

在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習慣遠程工作的歐美社會(huì )中,也有類(lèi)似的討論。一些人開(kāi)始提出:遠程工作不一定是員工福利,也可能是特權和職場(chǎng)中的控制方式:一些公司讓人遠程工作只是為了節約成本,甚至方便隨時(shí)炒掉員工;還有一些公司發(fā)現,遠程工作有助于讓企業(yè)分化員工,阻止他們湊在一起爭取更多福利;還有人提出,遠程工作依舊是少數白領(lǐng)階層的特權,因為大多數實(shí)際的工作不可能在家完成。也有研究顯示:遠程工作雖然讓工作環(huán)境變得舒適,也省去了通勤時(shí)間,但很多人也發(fā)現自己的工作時(shí)間因此變長(cháng)了。

我們大概可以想象:在未來(lái),我們這兒也會(huì )有不少企業(yè)出于“降本增效”等等原因,削減在辦公室上的開(kāi)支,允許更多員工遠程工作。但到那時(shí),這種遠程工作安排的性質(zhì),就不是現在少有的特權和福利,而是另一種對員工權利的侵蝕了。

要說(shuō)不坐班的好壞,身處零工經(jīng)濟和平臺經(jīng)濟的打工族可能更有發(fā)言權:自由、自主,但代價(jià)是常常24小時(shí)待機,疲于奔命;要說(shuō)坐班的好壞,在大廠(chǎng)或體制內工作的可能體會(huì )更深:有辦公室福利,有單位的文娛設施,也有辦公室政治和無(wú)法拒絕的領(lǐng)導監視與加班。在家工作好還是去辦公室好?不同管理者和不同崗位若只是著(zhù)眼效率和個(gè)人發(fā)展,都會(huì )有不同見(jiàn)解。但人們在工作中遇到更多的問(wèn)題,仍然是諸如通勤會(huì )否影響帶娃和照顧老人,強行打卡是否令人喘不過(guò)氣等等。遠程工作的話(huà)題仍然會(huì )回到這里:選擇在哪里工作,多久來(lái)一次辦公室,單位應該提供什么樣的工作場(chǎng)所,不應該是一件大家都有權利參與討論和決定的事情嗎?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wǎng)(南風(fēng)窗在線(xiàn)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(zhuān)欄目錄與名稱(chēng)、內容分類(lèi)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雜志社書(shū)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(xún)電話(huà)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