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字幕日本一区波多野不卡_国产精品玖玖玖在线资源_国产啪精品视频网站免费_久久午夜无码观看

辛芷蕾走入繁花深處

“她來(lái)的時(shí)候是只身一人來(lái)的,走的時(shí)候也是一個(gè)人走的,像一頭孤狼一樣,但也很瀟灑?!?/span>

作者:本刊記者 祝越 發(fā)自廣東深圳 來(lái)源:南風(fēng)窗 日期:2024-01-15

100-108.jpg

電視劇《繁花》劇照,辛芷蕾飾演李李


讀完《繁花》的小說(shuō),辛芷蕾覺(jué)得自己只能演“李李”,故事中只有“李李”是北方人—而她最想演的,也是“李李”。

她擁有李李的眼神。一低頭、一抬眼,她的目光始終是盯住了你,似乎一刻不肯放松,又像是輕輕一落。

然后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把禮貌、嫵媚與玩味,都融進(jìn)去,就成了至真園飯店老板娘李李的模樣。

李李像是從辛芷蕾的身體里走了出來(lái)。

電視劇《繁花》由王家衛執導。第一次去見(jiàn)導演那天,辛芷蕾沒(méi)有和王家衛聊太多。一共半個(gè)小時(shí),辛芷蕾講了不少。自己的生平經(jīng)歷、演藝經(jīng)歷、性格特征和優(yōu)缺點(diǎn),她一股腦兒地都告訴了王家衛。講完了,她也不拖泥帶水,主動(dòng)向他告辭,最后“很正式地和他握了個(gè)手”。

大概是這種大膽爭取,同時(shí)又干脆利落的方式,讓王家衛看到了辛芷蕾與“李李”的契合。過(guò)了半年多,辛芷蕾收到試妝的消息,王家衛告訴她,希望由她來(lái)出演“李李”。

辛芷蕾還記得第一次去和導演見(jiàn)面時(shí),她穿過(guò)王家衛工作室的走廊,看到兩側的墻壁上掛著(zhù)王家衛歷來(lái)作品的海報,《花樣年華》《一代宗師》……那時(shí)候她就在想,如果自己未來(lái)的演藝生涯里,能有一部作品掛在這個(gè)走廊就好了。

而現在,她已經(jīng)身在熒幕之中了。


學(xué)走路,要三年

原著(zhù)作者金宇澄寫(xiě)李李—“明眸善睞”“其秀在骨,有心噤麗質(zhì)之慨”,更直接的評價(jià)出自角色“汪小姐”之口:“李李的樣子,越來(lái)越嗲了?!?/span>

要在“形象氣質(zhì)”上與李李相契合,并不容易,最不容易的,是像李李那樣走路。

過(guò)去,辛芷蕾沒(méi)怎么注意過(guò)自己走路的姿態(tài)?!毒o急救援》里的機長(cháng)方宇凌,《繡春刀2》里的女俠丁白纓,都不屬于特別柔軟的角色,走起路來(lái)和她本人一樣—硬、隨性、松弛。

辛芷蕾的松弛感和大大咧咧,在《花兒與少年·絲路季》里隨處可見(jiàn)。她毫無(wú)顧忌地跳水、游泳,和同伴潑水打鬧,出水時(shí)發(fā)絲都貼在額上,而她爽快地大笑;她也可以捧著(zhù)大碗坐上沙發(fā),埋頭只顧吃飯,臉都被碗擋了個(gè)干凈—這一幕被網(wǎng)友們做成了表情包,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廣泛傳播。

在《繁花》的深圳映后交流會(huì )上,有觀(guān)眾問(wèn)到她飾演“李李”背后的故事,辛芷蕾還是自嘲地一笑:“你們肯定都是看過(guò)綜藝來(lái)的,肯定知道要演一個(gè)這樣的角色,對我還是有一定難度?!?/span>

難倒她的第一步,就是走路。李李的步態(tài)雖柔,但步子里使著(zhù)勁兒。而王家衛喜歡拍背影,走路要有精氣神,腰和屁股得配合良好,才能邁出最像李李的步子。

光學(xué)習走路,辛芷蕾就花了兩年多的時(shí)間。最開(kāi)始的時(shí)候,辛芷蕾走得很崩潰,“感覺(jué)自己快折了,腿也走到抽筋”,雙腳都磨出了血,但還是走不出想象中的效果?!拔艺娴氖亲竽_跟不上右腳,要打架的那種程度。那時(shí)候才發(fā)現,走路其實(shí)并不是一件簡(jiǎn)單的事,要把路走漂亮了很難很難,我到現在也沒(méi)有走得很好?!?/span>

但她不服輸。不在劇組的時(shí)候,辛芷蕾也會(huì )時(shí)不時(shí)地想起這件事,“怎么就走不好這個(gè)路呢?”然后她就會(huì )站起來(lái)走走,感受一下步伐上的力道。

王家衛讓辛芷蕾去學(xué)舞蹈。她的體態(tài)太“硬”,于是拉丁、探戈,只要能展現女性柔美身段的舞蹈都用上。一個(gè)幕后花絮視頻里,工作人員在畫(huà)外喊了兩聲:“好,收腹!”辛芷蕾隨即收起自己的笑容,身上似乎繃了根弦,走起路來(lái),每一步的力從哪兒來(lái),用到了哪兒去,仿佛都能順著(zhù)弦找到脈絡(luò )。

路走好了,要調整的外在細節還有很多。剛剛開(kāi)拍的時(shí)候,視覺(jué)總監鮑德熹給她的姿勢做示范,站在別人身邊時(shí)要半靠著(zhù)對方肩膀,看人的時(shí)候眼睛往旁邊瞄,不要轉身。

“這樣才好看?!滨U德熹說(shuō)。這樣的美是屬于李李的。等到看拍攝效果的時(shí)候,鮑德熹拍拍她,笑著(zhù)說(shuō):“(成片)一出來(lái),不得了哦?!?/span>

后來(lái)辛芷蕾看了《繁花》的預告片,也驚呆了,她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想過(guò)自己可以這么美。從坐姿、站姿到走路,全部重新學(xué)過(guò)一遍,李李展現了辛芷蕾不曾有過(guò)的另一面。


走出辛芷蕾

演好李李,辛芷蕾是從外在開(kāi)始的。這與她過(guò)去的表演很不一樣。

并非科班出身的她,從前一直是“體驗派”。表演一個(gè)角色,先從人物的內心入手,再外化到一舉一動(dòng)。這樣的表演方法下,對角色的詮釋都依賴(lài)于她的個(gè)人感受,“感受到了就能演”。

但體驗式的表演也是一種自我消耗。她曾在媒體采訪(fǎng)里回憶,過(guò)去她對每一個(gè)角色都很投入,即使演大反派也傾注了很多情感。漸漸地,辛芷蕾卻產(chǎn)生了一種疲憊感?!拔野l(fā)現,我掏不出來(lái)了,麻木了,我覺(jué)得我既不感動(dòng),也不悲傷,更不快樂(lè )?!?/span>

“感受”并不會(huì )一直都在,但它的產(chǎn)生卻有了慣性。在《繁花》之前的兩三年,辛芷蕾感覺(jué)到自己陷入了表演的套路,每演一個(gè)角色,都是在沿著(zhù)習慣的路子去走,很難再突破。

《繁花》卻打破了這種慣性,它從一開(kāi)始就是全然陌生的。王家衛的導演風(fēng)格很獨特,他先調整辛芷蕾的外在狀態(tài),但不告訴她為什么這樣演。

辛芷蕾知道,李李走路很快,做事也很快,干脆利落。電視劇里,李李盤(pán)下了之前的“金鳳凰”飯店,拿了鑰匙,跟負責人三兩句交代了之后的安排,一句“再會(huì )”便轉身離開(kāi)了。

最開(kāi)始她還不懂,李李為什么這么匆忙?

演第一場(chǎng)戲,吃火鍋,辛芷蕾一貫地隨性,上桌就吃,“真是跟餓了三天一樣”,她調侃自己。王家衛當時(shí)就喊停,“李李不是這樣吃東西的”。他讓辛芷蕾想想,李李來(lái)吃飯是為了談生意,她會(huì )眼睛只盯著(zhù)幾片肉嗎?借助這種方式,辛芷蕾探索著(zhù)李李這個(gè)角色,她外在的一言一行,和其深層心理之間的關(guān)系。

演得多了,辛芷蕾才漸漸摸透了李李。吃飯的目的不在于吃,給人倒酒也要斟酌雙方杯子里酒的多少。而快,就是屬于李李的節奏。對于她這樣一個(gè)從北方來(lái)到上海闖蕩的人而言,沒(méi)有多少時(shí)間可以浪費。

從外往里走的表演方式,讓辛芷蕾有了突破,也有了新的表演思路?!捌鋵?shí)我也在反思,大家有時(shí)候會(huì )說(shuō)辛芷蕾怎么演誰(shuí)都像她自己,因為我沒(méi)學(xué)過(guò),而且以前那種由內向外的表演,不太會(huì )在意自己外在的形體是怎樣的?!?/span>

更重要的也許是,脫離了慣性和程式化,辛芷蕾又找到了表演這件事“有意思的地方”。

她曾經(jīng)形容自己與表演是“日久生情”的關(guān)系。進(jìn)入演藝圈之初,辛芷蕾只是把表演看作一份工作,“剛開(kāi)始就是工作掙錢(qián),給我開(kāi)工資,跟上班一樣”。

后來(lái),她慢慢在自己的表演里找到了不同的意義。2020年的《緊急救援》,她飾演救援隊的女機長(cháng)。后來(lái)她見(jiàn)到了女機長(cháng)的原型,為其故事所感動(dòng),也有了“傳遞正能量”的責任感。2023年的舞臺劇《初步舉證》中,辛芷蕾獨自演繹了一個(gè)女性在被性侵后站上法庭為自己辯護的故事。起初,辛芷蕾只是想通過(guò)這部戲證明,自己能夠打敗內心的恐懼,站上舞臺直面觀(guān)眾,但演著(zhù)演著(zhù),她意識到了演員身上的那份責任感,她想把女主角泰莎的勇敢傳遞給更多的女孩,讓她們在遇到困境時(shí)不再退縮害怕,而勇敢地站出來(lái)為自己發(fā)聲。

有一次演出結束后,一位80多歲的老太太被女兒帶到了后臺,只為了感謝她的表演。老太太見(jiàn)到辛芷蕾,眼淚嘩嘩地流,“天知道她經(jīng)歷過(guò)什么”,辛芷蕾也跟著(zhù)哭。后來(lái)她告訴《三聯(lián)生活周刊》記者,在對方濕潤的眼眶里,自己好像重新找到了“演員的神圣感”。

而如今坐在我對面的辛芷蕾,則是又找回了對表演的興趣。

談到不同的表演方式,我說(shuō)表演有點(diǎn)像游戲,有不同的探索和進(jìn)入途徑,她回答,“你對表演感興趣?”目光好像一下子被點(diǎn)亮了。然后她細細地琢磨,像在和人分享一件藏品:“表演確實(shí)很有意思,它是一項精細活兒,更像一種雕刻或者設計。因為你是一個(gè)什么樣的人,首先在外在表現上就能看出來(lái),怎么講話(huà)、講話(huà)的語(yǔ)速、表情姿勢,都不一樣?!敝v著(zhù)講著(zhù),辛芷蕾的語(yǔ)速也變快了。

現在的辛芷蕾,又有了充盈的熱情,在表演這場(chǎng)游戲里繼續探索下去。


野心與害怕

拋開(kāi)外在,李李和辛芷蕾其實(shí)挺像。她們都是北方人,李李來(lái)到上海黃河路,辛芷蕾來(lái)到一個(gè)幾乎全是上海人的劇組。剛開(kāi)始,劇組的人大多數都講上海話(huà),辛芷蕾完全聽(tīng)不懂,感覺(jué)很難融入。她一下就明白了李李的處境:闖入一個(gè)陌生的,甚至是不太歡迎她的環(huán)境,還要在這里站穩腳跟,實(shí)現她的野心。

辛芷蕾想,李李應該也會(huì )孤獨。電視劇里李李總是待在至真園,但辛芷蕾想象過(guò)她回到家會(huì )是怎樣的場(chǎng)景。雖然開(kāi)了那么大一家飯店,但回家了,李李可能只是自己下一碗簡(jiǎn)單的清湯面,配點(diǎn)北方常吃的榨菜。

“她來(lái)的時(shí)候是只身一人來(lái)的,走的時(shí)候也是一個(gè)人走的,像一頭孤狼一樣,但也很瀟灑?!毙淋评僬f(shuō)。

這也是為什么她最想演李李,李李的闖勁、勇氣、目標明確的魄力,都讓辛芷蕾與她共鳴。而這種“孤狼”似的闖勁,辛芷蕾也同樣具備。

她曾經(jīng)被貼上“有野心”的標簽。對此,辛芷蕾的回應很直率,“野心”只是她對自己的職業(yè)期望。作為演員,辛芷蕾希望能通過(guò)自己的努力,獲得更多選擇角色的機會(huì )。

我好奇,她的野心開(kāi)始于何時(shí)?辛芷蕾的回答淡淡的:“好像從小就沒(méi)有人把東西送到我手里,我想要什么,就必須去主動(dòng)爭取?!?/span>

這種“野心”與李李如出一轍。電視劇版的李李與小說(shuō)中不太一樣,導演王家衛希望李李身上有江湖兒女的殺伐決斷,李李闖入上海餐飲業(yè)競爭最激烈的黃河路,要靠自己在洪流中立足,但她毫不退縮。開(kāi)業(yè)之初,李李就瞄準了寶總,想借寶總的名氣打響至真園的名號。所以對于李李而言,寶總就像是她的“獵物”,王家衛告訴辛芷蕾,對視時(shí)要用上獵豹捕獵的眼神。

但有野心,并不意味著(zhù)天不怕地不怕。她曾演過(guò)一部文藝片《長(cháng)江圖》,角色有一場(chǎng)戲是在水下自殺,辛芷蕾要沉到江里去,心里怕極了—她不會(huì )游泳。

可害怕也并不能阻擋她去嘗試。在這次試戲前,她硬說(shuō)自己會(huì )水。2011年,那時(shí)她還是沒(méi)人知道的演員,也沒(méi)有拿得出手的表演經(jīng)歷,這次試戲機會(huì )都是“蹭來(lái)的”。見(jiàn)了導演,他們聊了一個(gè)多小時(shí),從人生的困惑聊到生命的意義。后來(lái)劇組副導演說(shuō),感覺(jué)那天的她“閃著(zhù)光”,因為她是帶著(zhù)真正的問(wèn)題來(lái),挺認真的,也契合她的角色。

不管怕不怕,先拿到機會(huì ),接《初步舉證》也是同樣的流程。一開(kāi)始,同事都在勸她,這個(gè)戲不在她的舒適圈,辛芷蕾也知道演它“費勁”,但架不住對戲劇舞臺和好劇本的渴望。第一次和導演周可見(jiàn)面,她坐在一旁聽(tīng)導演講了五分鐘的戲,然后兩眼放光地看著(zhù)他說(shuō):“選我!”

后來(lái),她專(zhuān)門(mén)為《初步舉證》學(xué)習臺詞和形體,去上海戲劇學(xué)院跟著(zhù)大一學(xué)生一起上課,成為課堂上最踴躍的學(xué)生。為了解決表演中體力不足的問(wèn)題,她每天早起跑步,邊跑邊背臺詞,之后又換了方式,改成爬樓梯背臺詞,讓臺詞有節奏上的輕重緩急。

辛芷蕾在克服恐懼的過(guò)程中成長(cháng)。從入行那天開(kāi)始,她就極度害怕攝像頭,但現在,她能夠獨自站上舞臺,也學(xué)會(huì )了與攝像頭共處,在鏡頭前展現多面的自己。

《繁花》11集里,李李又多了一個(gè)經(jīng)典鏡頭:她抱著(zhù)一個(gè)男人的肩,眼眶中淚光閃爍,眼神卻足夠堅定。她說(shuō)“該記住的我都會(huì )記住的”,聲音很輕,但鏗鏘有力。

觀(guān)眾們稱(chēng)贊她的“破碎感”,把這一幕奉為辛芷蕾的“人生鏡頭”。李李內心的柔軟與堅硬,在這短短幾十秒中交融,正如辛芷蕾為自己的勇氣與膽怯找到的平衡:“越是害怕的事情,就越要去做。這樣,以后再碰到這樣的事情,你就不會(huì )再害怕了?!?/span>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wǎng)(南風(fēng)窗在線(xiàn)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(zhuān)欄目錄與名稱(chēng)、內容分類(lèi)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雜志社書(shū)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(xún)電話(huà)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