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決大黨獨有難題

當下,黨和政府正在大力改善社會(huì )心理預期、提振發(fā)展信心,顯然,進(jìn)一步增強權力運行的邊界感、極大減少“權力的任性”,是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作者:趙義 來(lái)源:南風(fēng)窗 日期:2023-02-03

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:“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、全面推進(jìn)中華民族偉大復興,關(guān)鍵在黨。我們黨作為世界上最大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,要始終贏(yíng)得人民擁護、鞏固長(cháng)期執政地位,必須時(shí)刻保持解決大黨獨有難題的清醒和堅定?!?/p>

“大黨獨有難題”被認為是“全面從嚴治黨適應新形勢新要求必須啃下的硬骨頭”。第一個(gè)問(wèn)題就是,大黨獨有難題有哪些?

不久前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二十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(huì )上發(fā)表重要講話(huà),講話(huà)列舉了這些難題,包括如何始終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,如何始終統一思想、統一意志、統一行動(dòng),如何始終具有強大的執政能力和領(lǐng)導水平,如何始終保持干事創(chuàng )業(yè)精神狀態(tài),如何始終能夠及時(shí)發(fā)現和解決自身存在的問(wèn)題,如何始終保持風(fēng)清氣正的政治生態(tài)。

為什么會(huì )有這些獨有難題?答案顯然不是一兩句話(huà)能夠說(shuō)清楚。如果化繁為簡(jiǎn),我們可以通過(guò)與中國共產(chǎn)黨有關(guān)的幾個(gè)數字一窺個(gè)中玄機:成立100多年、執政70多年、9800多萬(wàn)黨員。

試想一下,100多年是不是意味著(zhù)保持初心的不容易,走著(zhù)走著(zhù)就忘記了為什么出發(fā)?9800多萬(wàn)是不是意味著(zhù)保持團結統一難度的巨大?而70多年其實(shí)就是長(cháng)期執政,是不是意味著(zhù)容易出現思想上的僵化和封閉?也就是說(shuō),作為一個(gè)長(cháng)期執政的大黨,固然大有大的優(yōu)勢,同時(shí)大也有大的難處,“四大考驗”“四種危險”將長(cháng)期存在。

這些獨有難題,不僅僅是理論性的總結,它們會(huì )反映在一個(gè)個(gè)具體的黨政領(lǐng)導干部身上。從他們身上,人們能更直接更生動(dòng)地看清這些難題意味著(zhù)什么。

最近播出的電視政論專(zhuān)題片《永遠吹沖鋒號》,就披露了全國政協(xié)社會(huì )和法制委員會(huì )原副主任傅政華案的一些細節。傅政華長(cháng)期在政法系統工作,可謂位高權重,擔任過(guò)北京市公安局局長(cháng)、公安部副部長(cháng)、司法部部長(cháng)。根據政論片的披露,傅政華的人生道路一開(kāi)始就走歪了,熱衷于當官做老爺,為了上位,熱衷于搞政治攀附,以至于竟然被一個(gè)拙劣的“政治騙子”拿捏控制了20年。

人是經(jīng)驗動(dòng)物。傅政華被“政治騙子”輕易拿捏如此之久,當然與本人扭曲的人生信條、政治野心逐漸膨脹有關(guān)系,但不得不說(shuō),這也與他在仕途上搞政治攀附獲得了一定的“成功”有關(guān)系。也就是說(shuō),現實(shí)中存在搞政治攀附的政治生態(tài)土壤。而傅政華是這個(gè)土壤的“獲益者”,同時(shí)又成為這個(gè)土壤的制造者。

所以,政論片披露的一點(diǎn)兒不會(huì )讓人感到奇怪了,即傅政華收受賄賂八成以上都是發(fā)生在黨的十八大之后。這個(gè)時(shí)候是他擔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(cháng)之后不久,可以說(shuō),這個(gè)時(shí)候權力就“出籠”了,直至自己鋃鐺入獄,落得了個(gè)終身監禁的結局。

在傅政華身上,搞政治投機和自身擅權專(zhuān)斷、恣意妄為是一體兩面。在他身上可以看到權力“出籠”的完整過(guò)程。如果從傅政華等人身上總結教訓,那就是,領(lǐng)導干部對權力一定要有邊界意識—傅政華等人相反,權力可以不擇手段獲取,權力當然也可以肆無(wú)忌憚濫用。

“把權力關(guān)進(jìn)籠子”就是要明確權力運行的邊界。茲事體大??陀^(guān)而言,這些年,由于各種原因,不少領(lǐng)導干部特別是“一把手”的權力邊界感正在喪失。這對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生活的正常運轉造成了極大困擾。所以,與權力邊界感喪失伴隨的,一定是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生活的不確定感的上升。

對此,需要特別指出的是,“黨政軍民學(xué),東西南北中,黨是領(lǐng)導一切的”,這是政治原則,但在具體的一個(gè)領(lǐng)導干部身上、在具體的一個(gè)部門(mén)那里,這條政治原則不能被扭曲為,當面對一個(gè)個(gè)具體的社會(huì )主體、市場(chǎng)主體的時(shí)候,“權力就是一切”。比如全面依法治國必須堅持黨的領(lǐng)導,這是就黨的執政地位和領(lǐng)導地位而言的,具體到每個(gè)黨政組織、每個(gè)領(lǐng)導干部,就必須服從和遵守憲法法律。具體的人、具體的部門(mén),都要受黨紀國法的約束,權力運行是有邊界的,越出了邊界就要應當糾正、應當問(wèn)責,更要能夠糾正、能夠問(wèn)責。

在權力運行邊界之外,有法治,有市場(chǎng)健康運行,有公民權利,如此等等。當下,黨和政府正在大力改善社會(huì )心理預期、提振發(fā)展信心,顯然,進(jìn)一步增強權力運行的邊界感、極大減少“權力的任性”,是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wǎng)(南風(fēng)窗在線(xiàn)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(zhuān)欄目錄與名稱(chēng)、內容分類(lèi)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雜志社書(shū)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(xún)電話(huà)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