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字幕日本一区波多野不卡_国产精品玖玖玖在线资源_国产啪精品视频网站免费_久久午夜无码观看

在濰坊,放風(fēng)箏的人

把天空變成海洋,這是濰坊的春天。今年濰坊風(fēng)箏會(huì ),引來(lái)游客約24.86萬(wàn)人,是有史以來(lái)的最高紀錄,山東濰坊安丘市文旅局局長(cháng)李建利也吃了一驚,“太不可思議了”。

作者:本刊記者 姚遠 發(fā)自山東濰坊 來(lái)源:南風(fēng)窗 日期:2024-05-06

VCG111491977804.jpg

2024年4月20日,山東濰坊,各式各樣的風(fēng)箏放飛在空中 圖/視覺(jué)中國

一條巨大的尾巴甩了過(guò)來(lái),直撲圍觀(guān)人群的臉。尾巴黑漆漆的,鑲嵌著(zhù)白色與紅色相間的凸起,長(cháng)約十數米。伴隨著(zhù)觀(guān)眾的驚叫,我慌忙逃開(kāi)。值守在圍欄附近的安保人員急忙跑來(lái),熟練地抓起尾巴,把它拽離人群,一場(chǎng)突如其來(lái)的騷動(dòng)緩緩平息。

這是我在濰坊風(fēng)箏節見(jiàn)到的魔幻一幕。從天而降的尾巴,屬于一只大型軟體風(fēng)箏的尾部。風(fēng)把柔軟的布料吹得鼓脹起來(lái),于是龐大的黑色爬行動(dòng)物搖頭擺尾,和它的伙伴們一起在空中遨游—鯨魚(yú)、鰩魚(yú)、蜈蚣、海鷗,還有草莓熊、葫蘆娃、豬八戒和七仙女。

有人說(shuō),把天空變成海洋,這是濰坊的春天。

每年4月的第三個(gè)周末,是濰坊國際風(fēng)箏會(huì )舉辦的日子,從1984年開(kāi)始,今年是第41個(gè)年頭。4月20日,世界各地的風(fēng)箏愛(ài)好者如約抵達濰坊安丘的世界風(fēng)箏公園,與彼此來(lái)一場(chǎng)空中的友好較量。

場(chǎng)景蔚為壯觀(guān),賽程頭兩日便引來(lái)游客約24.86萬(wàn)人—這是濰坊風(fēng)箏會(huì )有史以來(lái)的最高紀錄,安丘市文旅局局長(cháng)李建利也吃了一驚,“太不可思議了”。

比起國內其他品牌節慶展會(huì ),濰坊風(fēng)箏節更為成績(jì)斐然的是,它同時(shí)取得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討論聲量的巨大成功。自媒體累計點(diǎn)擊量突破4.05億人次,讓濰坊的風(fēng)箏儼然成為一種輻射全國各年齡圈層的文化現象。

僅僅一些風(fēng)箏而已,為什么如此廣泛地牽動(dòng)人心?


馭 風(fēng)

采訪(fǎng)放風(fēng)箏的人不太容易。陽(yáng)光曝曬的放飛場(chǎng)上,我與風(fēng)箏隊員們持續且專(zhuān)注地交流無(wú)法超過(guò)十分鐘,經(jīng)常因突發(fā)狀況而中斷。風(fēng)箏有時(shí)候纏在一起,有時(shí)候陡然下落,好幾次話(huà)說(shuō)到一半,我的采訪(fǎng)對象就像箭一樣突然沖向遠方,消失在五彩斑斕的風(fēng)箏堆之后。

放風(fēng)箏需要人時(shí)時(shí)刻刻保持專(zhuān)注,這是我來(lái)濰坊以后知道的。

風(fēng)力與風(fēng)向隨時(shí)發(fā)生變化,因此需要放大感官去覺(jué)察,依據形勢實(shí)時(shí)作出調整。放風(fēng)箏是與風(fēng)的斗智斗勇。

我的第一位采訪(fǎng)對象是重慶飛翔風(fēng)箏協(xié)會(huì )的隊員。上午9時(shí),他一身專(zhuān)業(yè)的徒步裝備坐在草坪上,手旁放著(zhù)一根黃色的編織繩,系著(zhù)幾十米開(kāi)外一堆黑色與熒綠色組成的布料。

別的風(fēng)箏紛紛開(kāi)始試飛,只有他還坐著(zhù)歇息,不疾不徐。

我問(wèn)他為什么坐著(zhù),他說(shuō),在等風(fēng)。

這次濰坊風(fēng)箏節,重慶飛翔風(fēng)箏協(xié)會(huì )帶來(lái)了一只260平方米的巨型軟體風(fēng)箏,三葉蟲(chóng)形狀,成本造價(jià)約2萬(wàn)元。隊員們把它放在吉普車(chē)的后備箱,自駕從重慶運來(lái)山東。它也是此次濰坊風(fēng)箏節最大的軟體風(fēng)箏之一,隊員們希望它能夠以最佳的飛行姿態(tài)展示給裁判和觀(guān)眾,于是耐心等候最佳的放飛時(shí)機。

大概會(huì )是下午,隊員操著(zhù)一口濃重的重慶口音對我說(shuō):“預報下午有3、4級風(fēng),天氣預報一般都比較準?!?/span>

除了緯度較低的兩廣地區,中國大部分地區的放風(fēng)箏的習俗都在春天。春風(fēng)宜人,更宜放風(fēng)箏。編于民國的《風(fēng)箏譜》曾記載,“春日之空氣,最為穩定,故風(fēng)勢亦自柔和而上揚,且以氣壓較高,上升絕少阻力,故風(fēng)箏能放得高也”。

濰坊地處環(huán)渤海地區,受季風(fēng)環(huán)流的影響,春天恰好是冬季風(fēng)向夏季風(fēng)轉換的季節,風(fēng)速全年最大,且晴朗干燥。濰坊的春天,只消在放飛場(chǎng)待上幾個(gè)小時(shí),太陽(yáng)就會(huì )把皮膚曬得通紅,被風(fēng)吹起的塵土會(huì )染黃白色的鞋襪—對踏青來(lái)說(shuō)不算十分愜意,卻是人們與風(fēng)搏斗的絕佳場(chǎng)所。

部分大型風(fēng)箏的自重,加之風(fēng)力的擺弄,需要幾人甚至數十人才能與之抗衡,因此在濰坊風(fēng)箏節,放風(fēng)箏有時(shí)是一項緊張刺激的團隊活動(dòng)。

安丘風(fēng)箏隊有約十名成員,統一穿著(zhù)純白色的隊服,很是亮眼。4月20日上午,他們甫一出場(chǎng),便吸引了大多數媒體和觀(guān)眾的目光。他們不是專(zhuān)業(yè)的放飛者,而是當地非遺協(xié)會(huì )臨時(shí)組建起來(lái)的隊伍—作為此次風(fēng)箏節的主辦方之一,他們決定要來(lái)放飛場(chǎng)給安丘“露露臉、爭爭氣”。

他們的風(fēng)箏是一只約一米長(cháng)寬高的立體龍頭,數十米的小風(fēng)箏列著(zhù)隊串聯(lián)在龍頭之后。它叫“龍頭蜈蚣風(fēng)箏”,屬于中國傳統風(fēng)箏形制的一種。

十名青壯年隊員把著(zhù)約兩厘米粗的寬繩,前后站成一列,聽(tīng)從隊列最前方的人指揮,時(shí)而拉拽,時(shí)而送繩。

“別急放!”“兜著(zhù)風(fēng)!”“慢慢松!”

急促的指令聲傳來(lái),隊員神色專(zhuān)注,像是借那只乘風(fēng)舞動(dòng)的巨龍與空中某個(gè)神秘力量拔河,欲與它一較高下。


網(wǎng)紅操盤(pán)手

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,今年濰坊風(fēng)箏節最火的風(fēng)箏是一只蟑螂,放飛者是來(lái)自廣州的海鷗風(fēng)箏俱樂(lè )部。他們平日聚在廣州番禺的海鷗島上玩風(fēng)箏,以此給俱樂(lè )部命名。

看著(zhù)那只在半空中張牙舞爪的蟑螂,隊長(cháng)“迎風(fēng)”咧著(zhù)嘴笑:“我們廣東人就是很喜歡小強啊,小強是我們廣東人茶余飯后的談資?!?/span>

濰坊風(fēng)箏節上,海鷗俱樂(lè )部是比較另類(lèi)的一支隊伍?!坝L(fēng)”和“博士”兩位俱樂(lè )部創(chuàng )始人今年30歲左右,已經(jīng)是俱樂(lè )部中較年長(cháng)的幾位,隊員平均年齡為二十幾歲。

之所以說(shuō)另類(lèi),是因為風(fēng)箏節上其他風(fēng)箏隊伍的年齡構成,大都在50歲以上。重慶飛翔風(fēng)箏協(xié)會(huì )來(lái)的隊員今年62歲,已經(jīng)是協(xié)會(huì )中比較年輕體壯的那個(gè),“所以被選中來(lái)參賽”。

放風(fēng)箏看似只需要一座免費公園、幾只簡(jiǎn)易風(fēng)箏,但如果把它當作一門(mén)長(cháng)期的愛(ài)好,就要求人“有錢(qián)有閑”。

海鷗俱樂(lè )部的創(chuàng )始人之一“博士”是個(gè)精瘦、健談的年輕人,戴著(zhù)時(shí)髦的墨鏡,頭發(fā)上抹著(zhù)精致的發(fā)蠟,有種周星馳風(fēng)格的幽默感。他平時(shí)在銀行工作,這次專(zhuān)程請假來(lái)濰坊風(fēng)箏節?!安┦俊标?zhù)手指頭和我算,他一年在風(fēng)箏上的花銷(xiāo)約三四萬(wàn),玩了5年風(fēng)箏,前后花了20余萬(wàn)。這只是用于購買(mǎi)風(fēng)箏的資金,不算去全國各地比賽的路費。

比充足的財力更難得的,是自由靈活、可供支配的時(shí)間。這也是大多數風(fēng)箏愛(ài)好者年齡較長(cháng)的原因?!岸际峭诵菀院鬀](méi)事做了,奔著(zhù)鍛煉身體來(lái)放風(fēng)箏?!比蒿L(fēng)箏協(xié)會(huì )的馮志強說(shuō)。

馮志強同時(shí)告訴我,比起以退休成員為主的隊伍,年輕人組成的風(fēng)箏隊伍專(zhuān)業(yè)水平相對更高,愿意投入的成本也更高。就譬如海鷗俱樂(lè )部,風(fēng)箏全部是俱樂(lè )部成員自己設計制作,然后走南闖北去各地放飛。

為了風(fēng)箏,“迎風(fēng)”學(xué)會(huì )了活動(dòng)策劃、組織運營(yíng)和財務(wù)管理;“博士”與他分工合作,負責更具體的業(yè)務(wù)操作,比如風(fēng)箏的放飛、維修和夜光燈片的編程設計。

較高的專(zhuān)業(yè)程度,使他們有機會(huì )與品牌方達成合作,這些合作為他們帶來(lái)一些收入。譬如那只蟑螂風(fēng)箏,“迎風(fēng)”最終把它的真實(shí)來(lái)由告訴了我:“是品牌方定制了這只風(fēng)箏,指定在濰坊風(fēng)箏節放飛。品牌方?jīng)]有放飛技術(shù),所以找到我們專(zhuān)業(yè)的風(fēng)箏俱樂(lè )部?!?/span>

他們帶了幾十只風(fēng)箏來(lái)濰坊,其中5只屬于品牌的定制風(fēng)箏。品牌定制風(fēng)箏在設計上大都“更吸引眼球”,“因為只有出眾,才能被大家一下子看見(jiàn)”。

而放飛它們的,就是“博士”。作為數款網(wǎng)紅風(fēng)箏的“幕后操手”,他笑起來(lái)像一陣海風(fēng)。

盡管必然會(huì )伴隨一些爭議聲,“博士”說(shuō),他自己是個(gè)追求創(chuàng )新、熱愛(ài)冒險的人,這些廣告創(chuàng )意的大膽設計與他的偏好不謀而合。有趣、好玩,年輕人們之所以來(lái)放風(fēng)箏、看風(fēng)箏,圖的就是這個(gè)。


搭 臺

奶茶、快消、家電、餐飲,每一只乘風(fēng)起舞的風(fēng)箏,都有機會(huì )成為一個(gè)移動(dòng)的廣告位。商業(yè)的滲透,進(jìn)一步佐證著(zhù)濰坊風(fēng)箏節輻射全國的影響力。

“說(shuō)白了就是蹭流量嘛,因為風(fēng)箏會(huì )火了,萬(wàn)眾矚目,企業(yè)來(lái)蹭蹭流量借此發(fā)展,也挺好?!卑睬鹗形穆镁志珠L(cháng)李建利回應。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,已是賽程第二日的晚上10時(shí),他剛剛結束一天的會(huì )議,簡(jiǎn)單吃過(guò)晚飯。李建利看起來(lái)十分疲憊,為期兩天的濰坊風(fēng)箏節,他第一天只睡了2個(gè)小時(shí),第二天勉強睡了6個(gè)小時(shí),休息嚴重不足,卻依然葆有一股高漲的熱情,滔滔不絕。

這一屆風(fēng)箏節的籌備時(shí)間只有短短的一個(gè)半月。大約是農歷新年以后,李建利和同事們才得知風(fēng)箏節將于安丘舉辦的消息。

從行政級別上看,安丘市是一座由濰坊市代管的縣級市,毗鄰濰坊市區,一直以來(lái)被稱(chēng)為濰坊的“后花園”。此次風(fēng)箏節的選址齊魯酒地,則位于安丘與濰坊市的路程中段,是國家4A級旅游景區,內設豐富旅游業(yè)態(tài)。濰坊希望風(fēng)箏作為當地一個(gè)長(cháng)期的文化品牌,可以被常態(tài)化運營(yíng),“除了風(fēng)箏節以外,人們什么時(shí)候都可以來(lái)放風(fēng)箏”。齊魯酒地基礎設施條件較為完善、交通位置相對通達,于是成了“世界風(fēng)箏公園”的不二之選。

盡管齊魯酒地園區的基礎設施已然相對良好,但在一個(gè)半月之內,將其改造成一處可以容納20余萬(wàn)人游覽的節慶場(chǎng)地,仍然不容易。

“當時(shí)最大的問(wèn)題是啥,你知道嗎?怕放飛場(chǎng)長(cháng)不出草來(lái)?!崩罱ɡf(shuō)。

現如今人們所看見(jiàn)的寬闊的風(fēng)箏放飛場(chǎng),不久之前還是一片玫瑰花田。3月,園方把玫瑰花移植去另一處景區,騰出320畝地,開(kāi)始種草。山東的初春,天氣很冷,他們選擇了最容易生長(cháng)的草種“四季青”,施行密植,再覆上一層地膜?!半S時(shí)盯著(zhù),不能給捂死了?!崩罱ɡ叵肫饋?lái),似乎依然心有余悸,“好在最后草長(cháng)得不錯”。

另一項大工程是停車(chē)位的改造。最開(kāi)始,安丘為世界風(fēng)箏公園規劃了1.2萬(wàn)個(gè)停車(chē)位,后來(lái)覺(jué)得勉強,在風(fēng)箏節開(kāi)幕前進(jìn)一步增加至2萬(wàn)個(gè)以上,“沖著(zhù)一天10萬(wàn)人去準備”。

盡管最終游客數還是超出了預想,刷新了往年的最高紀錄,第一天11.2萬(wàn)人,第二天13.5萬(wàn)人,但在啟動(dòng)應急預案以后,“交通和公安的壓力大了一些,整體上沒(méi)出什么大問(wèn)題”。

17個(gè)基層綜合服務(wù)管理單元,589個(gè)廁位,22個(gè)檢票口,250名保潔人員,1700名公安人員,全市機關(guān)干部和志愿者們傾盡全力。當然,這場(chǎng)盛會(huì )也給予了他們與努力相匹配的回饋:緊俏的入場(chǎng)門(mén)票,被搶訂一空的旅店,數不勝數的新聞頭條和自媒體熱搜,和一片沸騰翻涌著(zhù)的風(fēng)箏的海洋。


鏈 接

今年濰坊風(fēng)箏大賽規??涨?,共105支參賽隊伍,涉及29個(gè)國家和地區的風(fēng)箏組織代表,有運動(dòng)員1088人、風(fēng)箏1093只。

工作人員把李建利的聯(lián)系方式發(fā)進(jìn)了運動(dòng)員代表的聊天群組,運動(dòng)員有任何問(wèn)題,可以與文旅局局長(cháng)直接溝通。

于是幾天之內,來(lái)自天南海北的電話(huà),李建利接聽(tīng)了三十幾個(gè)。運動(dòng)員的訴求是各種各樣的,重慶飛翔風(fēng)箏代表隊4月19日早上7點(diǎn)就抵達園區,申請先去看看場(chǎng)地;南通市崇川區風(fēng)箏藝術(shù)館代表隊很執著(zhù)地要求19日晚上在放飛場(chǎng)過(guò)夜,“看著(zhù)風(fēng)箏,晚上一直在天上飛”。

還有一通電話(huà)來(lái)自20日凌晨4時(shí),一支代表隊要求提前進(jìn)場(chǎng),為了上午的比賽搶個(gè)更有利的地盤(pán)。而李建利被這通電話(huà)叫醒以后,就再也沒(méi)睡著(zhù)。

李建利從這些訴求中感受到了運動(dòng)員們對待風(fēng)箏的認真,同時(shí)從中復盤(pán)了一些經(jīng)驗。如果來(lái)年再辦,風(fēng)箏節應當給予運動(dòng)員們更系統化和精細化的服務(wù),優(yōu)化酒店選址、進(jìn)場(chǎng)時(shí)間和風(fēng)箏轉運與寄存流程,向專(zhuān)業(yè)更進(jìn)一步。

運動(dòng)員們是專(zhuān)業(yè)且執著(zhù)的,但在濰坊風(fēng)箏放飛場(chǎng)上,“競技”的氛圍其實(shí)并不那么濃重。

它更像一場(chǎng)風(fēng)箏愛(ài)好者的盛會(huì ),來(lái)自天南海北、熱愛(ài)著(zhù)同一件事物的人們聚在一起,彼此展示、切磋和學(xué)習,共同完成一場(chǎng)令人驚嘆的奇觀(guān)。

泉州風(fēng)箏協(xié)會(huì )的馮志強,帶來(lái)一只印有惠安女形象的風(fēng)箏。這是他們親手縫制的,希望借此展示泉州文化的風(fēng)采。一有記者來(lái)采訪(fǎng)他,他就會(huì )興致高漲地對著(zhù)鏡頭宣傳起自己的家鄉:“人生一定要有一次到泉州才不會(huì )遺憾?!?/span>

他從退休后開(kāi)始放風(fēng)箏,反正“退休以后沒(méi)什么事情干”,后來(lái)玩著(zhù)玩著(zhù),越來(lái)越有興趣。風(fēng)箏給予的回饋直接體現在他的健康狀況上,上了一輩子班落下的肩周炎、頸椎炎,在昂起頭觀(guān)察風(fēng)箏的過(guò)程中漸漸失蹤了。去籠絡(luò )新成員的時(shí)候,他會(huì )說(shuō):“放風(fēng)箏總比坐在家里喝酒打牌刷手機強?!?/span>

風(fēng)箏給予他的另一種回饋,是與社會(huì )更廣泛、更頻繁的交往。

泉州風(fēng)箏協(xié)會(huì )經(jīng)常在當地的中山公園放風(fēng)箏,每每被人圍觀(guān),好奇的小朋友們會(huì )把自己的風(fēng)箏帶過(guò)來(lái),向他們請教。名氣更大了些,一些社區、中小學(xué)和活動(dòng)方會(huì )專(zhuān)程邀請他們去放飛、去教學(xué)。

對他們來(lái)說(shuō),放風(fēng)箏好似退休后的第二事業(yè),一根風(fēng)箏線(xiàn),是他們與人群的某種鏈接,是他們之于社會(huì )的某種價(jià)值感。

蘇英颯是風(fēng)箏場(chǎng)上少見(jiàn)的女性隊員,她是大連立風(fēng)特技風(fēng)箏隊的創(chuàng )始人?!澳阋窍矚g旅游,就來(lái)玩風(fēng)箏,風(fēng)箏玩得好就可以周游世界了?!彼龑ξ艺f(shuō)。

她雙手分別持握著(zhù)一根約20厘米長(cháng)、具有一定弧度的棍子,棍子上下兩端分別拴著(zhù)風(fēng)箏線(xiàn)。這是四線(xiàn)的特技風(fēng)箏,通過(guò)前后拉扯、手腕的上下擺動(dòng),控制蝙蝠形狀的風(fēng)箏在空中按特定軌跡舞動(dòng);幾只甚至十幾只特技風(fēng)箏在一起飛,可以在空中上演一出優(yōu)美的芭蕾舞劇。

比起單線(xiàn)風(fēng)箏,蘇英颯更喜歡和大伙一起玩特技風(fēng)箏的感覺(jué)。大連立風(fēng)風(fēng)箏隊的水準在全世界都排得上名次,他們曾受邀參加世界杯比賽,在三十幾個(gè)國家代表隊中取得第七名,獎金幾百美元。算不上什么豐厚的收入,隊員們在當地花掉,當成一趟免費旅游。

因為風(fēng)箏,她去了法國、泰國、馬來(lái)西亞、新加坡和韓國,和不同膚色、不同語(yǔ)言的人一起比賽。只需要簡(jiǎn)單的英語(yǔ),“上下左右,轉圈”,她說(shuō):“風(fēng)箏會(huì )在一起交流?!?/span>

常年曝曬在陽(yáng)光之下,她的皮膚有些泛紅。對于年逾五十的她,這是一份健康而實(shí)在的快樂(lè )。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wǎng)(南風(fēng)窗在線(xiàn)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(zhuān)欄目錄與名稱(chēng)、內容分類(lèi)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雜志社書(shū)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(xún)電話(huà)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